博客网 >

关于灾区心理干预的一些思考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 在绵竹灾区的几天时间里看到了各种各样的心理干预组织,大多数是针对少年儿童的,一般的干预形式为前面有几个逗趣的人,后面跟着一大批操纵着拍摄设备的人。 

 

他们一般活跃于少年儿童集中的去处和临时学堂。游戏与拍摄时间大约40分钟左右。

 

在游戏的过程中,在热烈的互动气氛中,孩子们的脸上没有任何的灾后阴影迹象,一个个都是那样的活拨可爱。于是一项心理干预活动是否取得了鲜明的效果。

事实上,以我个人的体验绝对没有那样简单。

记得我十三岁的时候与八岁的妹妹一起去看了枪毙死的犯人,当初也没有觉得害怕,但我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出问题了,妹妹反而一切正常。

大约有一周的时间里,我每晚半夜都要被惊醒,也没有感觉到做梦,但惊醒的时候总是大汗淋漓,心跳气喘。然后就怎么也睡不着,就开始胡思乱想,就开始害怕。大约在半年时间里很忌讳别人谈论起死人的事情。在白天的时间里我一切还是正常的,照样与伙伴们嘻嘻哈哈玩得高兴,但自己的状况自己知道。

一次无意中与同桌说起这个事情,原来那天枪毙犯人他也去看了,他晚上睡觉也出现了与我一样的状况。

如此说来,这样的症状应该是一种普遍现象,但当事人又很忌讳谈论,也不愿意说出自己害怕的真实心里,所以很难被别人了解。另一方面,在四川灾区,看到很多媒体反复的提问在灾难中受到过伤害的人,提问他们当初以至后来的感受,反复的让他们痛哭流涕,我觉得太残忍了。

在5.12震灾中,有太多的小孩子遭遇了心灵上的创伤,而且面对的很多死难者是自己的亲人、同伴、老师或其他认识的人,更有的是自己也曾经身处于绝境的边缘,其心灵上受到的打击更具复杂性。

如果心理干预用一场游戏就能够解决的话,那也未免太简单了,真是这样简单的话,也许根本就算不上受到过心灵创伤了。

我觉得专注于做一件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更有利于心理康复,比如绘画。

下图是“深圳志愿者”开办的自由美术活动,我很赞叹!

 

 

 

记得我小时候,不高兴了的时候就自己在土墙上刻画,画着画着就不记得伤痛了。当然,高兴的时候也去土墙上刻画。也许我偏好于绘画吧,我自己觉得绘画更容易让人找到寄托、得以表达、提升自信,而且更具持久性与稳定性。

下图是我在灾区临时的“仁爱学堂”开设的美术课。

 

 

  

其实,每个小孩子都是绘画的天才,如果他自己认为自己不会画,那是因为受到了以往规范绘画要求的束缚了,只要鼓励他,哪怕就让他画圈圈,一些连续不断的圈圈点点很快就会在他们的笔下幻化成行云流水。即使什么都不是,但在行笔的过程中能够体会到一种意绪的流淌、一种特别的快乐,这已经足够了。

 

 

除了绘画,舞蹈也很不错的,配合特殊的寓意,也做到了特殊时期的特殊教育。

下图是“仁爱学堂”开设的舞蹈课。

不管什么课程与活动,思想教育很重要,特殊时期的特殊教育会很大程度上转移他们对心理阴影的记忆,也能提升起久违而又那么真实的人性。

 

 

下图是“仁爱学堂”开设的语文课黑板上留下的内容。

 

值得一提的还有音乐歌唱,很能深入人心的。

 

在灾区几天时间里看到的各个心理干预团体主要针对的是少年儿童,也有一些是针对老年人的。也许儿童与老人属于弱势群体的缘故,所以总是得到更多的关怀。实际上我觉得青年人也很需要关怀,特别是二十岁左右的青年,这个年龄段的人情感容易冲动、难于控制,不愿意与人沟通,容易被人忽略,在这样大的灾难面前,他们能否坚强面对呢?希望能够引起更多专家的注意。如果在这方面有需要我的地方,我当尽力而为。

<< 灾区志愿者是这样的啊 / 灾区小朋友喜欢的人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zhuyanmo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